咨询电话:400-671-2008

首页 » 艺术技巧 » 正文  

编导专业《百花深处》分析三——声音

编导 发布时间:2017/04/27 浏览次数:1,378

声音上的运用

语言在影视剧中的作用举足轻重,它是影视声音中最基本的元素,在影视作品中的占有量最多。在短片《百花深处》中,语言对于展现地方特有的文化、人物的性格、情绪的表达、心理的变化及对影片主题的揭示等都有重要的作用。

影片伊始,冯先生与耿乐扮演的搬运工之间的带有浓重京腔儿的对话,明确地向观众指明了故事的发生地在北京,使观众感觉这可能是与老北京有关的故事,而影片正是讲述了一个与老北京传统文化有关的故事,这京腔儿使故事更具真实性和生活气息,而且也为影片增加了幽默气氛。这

从语言方面来说,导演对演员的选择是极其成功的。演员冯远征对疯子的扮演更是入木三分。他对那与女性声音有几分相似的、细声细气的“娘娘腔”,也可以说是戏腔,偏慢的语速拿捏得都恰到好处,与影片中冯先生的身份、性格都极其相符。当观众意识到冯先生是疯子时,对那腔调不仅不会感到奇怪,反而会理所当然地认定这就是疯子应该具有的声音;从另一方面来说,这种声音也暗示了冯先生的特别之处,使冯先生身份的揭露不会显得太突兀,能让观众在潜意识里早已接受这一事实。

冯先生是爱“百花深处”的,他的爱在他的言语中也有明显的体现。当他面对一片废墟向搬运工介绍自己的家时,骄傲地说道:“这就是‘百花深处’!进了胡同口啊,第一个门就是,这是我们家影背,这是我们家院子,两进的院子……”虽然房子不在了,但冯先生依然说得清清楚楚,可见房子早已印在了他的心中,永远都抹不掉了。当搬运工搬鱼缸时冯先生提醒道:“这是吾的爱物,别给碎了啊!”“吾的爱物”,只有在古文或戏曲中才会出现的词语,却在当代人的口中说出,这无疑也是与传统文化的一种呼应。屋子、兰花指、前清灯座、紫檀衣橱等都是传统文化的代表,短片通过描述冯先生对这些旧物的疼爱表现传统文化的消失,引发观众的反思。

耿乐饰演的搬运工的语言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包含了丰富的内容。当冯先生面对高楼大厦、拓宽的马路迷路时,他嘲笑道:“如今就是这老北京才会在北京迷路呢!”一句嘲笑冯先生的话表明了北京翻天覆地的变化,暗示了传统文化被钢筋水泥的当代文化代替、湮没的事实。简单的一句话不动声色地揭示了影片的主题。“行啊,给钱的活都干!”“只要您给钱,您让我们搬什么,我们就搬什么;您说怎么搬,我们就怎么搬。”这些话体现出耿乐们的心态——为钱是图!体现出当下人们生活态度、价值观念的改变,说明在这坚硬的钢筋水泥中消失的不仅仅是传统文化,还有人们内心深处的真善美。但随着故事的发展,耿乐们逐渐被冯先生打动,不知不觉间自己也进入了虚幻的世界。当骑车人迎面撞来时,他们大声责备道:“悠着点儿,干嘛呢你?”此时,是他们心理变化的转折点,他们已经对冯先生的疯癫行为有所理解,他们与冯先生之间的距离正在一步步拉近。

音响上,影片一开始的鞭炮声,是明显的音响叙事功能的运用。暗示乔迁之喜,直截了当的展现了故事背景。此处运用了混响,突出空间感。镜头上移出现一座高大的现代建筑。此时的空间代表了现代文明。小孩子叫着“我的电脑”跑进了新家,是对现代设备的一中信赖及憧憬。“慢点慢点慢点”连续三声提示表现出搬家人对家具的爱惜。此处的语言运用也是一种关乎主题的暗示,与人们对传统文化的态度形成对比。

冯先生做在搬家公司的车上,头长长的伸向车外的一段,采用了完全用音响来表现。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警笛高声鸣叫、交通台的路况信息还有路边的小店播放的流行音乐……利用声音表现了车子的行驶感同时暗示了大城市的环境和现代文明高度发达的时代感。
在车子驶进胡同一处,有相应的声音与画面对应。拆迁的音响效果制造了一个悬念,耿乐的表情也开始出现变化。同时拆迁的噪音与马路繁华处的噪音相应成趣,带给人一种荒凉之感。
到了“百花胡同”。冯开始对自家尽兴描述,此处是对语言的深加工。
“影背”、“后堂”等用词描绘出一坐古老的四合院建筑。此时此刻这显得多么的不真实,以及滑稽。但是当主题切入到一定深度,此处的台词表演就会格外震撼。
在去搬家的路上,当车子驶向目的地的时候,只设计了汽车在颠簸中前行的声音。再配以一片废墟的画面,使人烦躁不安,预示了可能是不好的发现。结果,果然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家”可搬。这里的音效可以理解为提示下文的作用,有叙事功能。
运用音响最出色的桥段要数搬家了。为了拿到出车费,搬运工们在什么都没有的废墟上假装搬东西。这时响起了有节奏的京鼓的声音,配合着人物对话和剧情的发展轻重缓急相间奏响。一声一声,富于独特的韵律,又具备一定的喜剧效果。让人感到浓重的北京韵味,感觉轻松,不禁发笑。同时,叫人拍案叫绝的运用手法是,虽然他们是空手搬东西,但导演还是智慧的配以实际的声音。比如,搬家具时“吱吱扭扭”的声音,搬鱼缸时的水声,花瓶掉到地上碎了声音,放家具到车上时的“砰”一声……用声音营造了一个虚拟的空间,让观众可以自己想象一下真实的场景,实现了化虚为实。他让我们思考,高速的现代化究竟留给我们什么?是传统文明的一片废墟?是可笑而又无奈的回忆?提示人们我们应该为保护传统文明做些什么了。比如多一份的关心与呵护。
影片接近结尾的铃铛声就像点睛之笔,使影片锦上添花。本来铃铛就是很具有传统文化特色的一个符号,铃铛声响起像是在启迪人们应该惊醒,反思自己的行为。剧情到这里,搬运工也被冯先生的执着而感动。在铃铛声的指引下,他们仿佛看到了老北京胡同的传统风貌。导演运用超现实的动画表现出四合院的样貌,同时配以极具民族特色的号子声、笛子音乐和北京“符号”鸽哨声,为我们勾勒了一副老北京的图景……
片尾时,在清脆激荡的风铃声中,出现了一座类似于水墨画样式的旧居画面,水墨画是中国的传统绘画艺术,配以旧居古味十足,再加上导演别有用心的加上了飘落的花,动静结合,既达到了丰富画面的作用,又表现出一种时光的流逝的感觉,更表现出在当今快速变迁,赶紧水泥横行的城市里旧的文化是显得那样柔弱。片中虚实结合的手法也体现在了搬家过程中,紫檀衣柜,金鱼缸,前清的灯罩,通过音乐与动作的这样一种虚实的结合增大了影片的艺术感染力,给观众留下了很宽广的想象空间.

音乐很有历史底蕴,就如卡车驶离百花深处胡同时出现的模拟建筑图那一场景,音乐配得极好,古韵悠悠,似乎还有一些喜乐的色彩,却把影片调侃表象下沉重的悲剧性主题烘托得淋漓尽致。以乐写哀,双倍其哀





foot_logo
二维码


Copyright © 2018 济南高新区博阳教育培训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鲁ICP备17006806 xmlmap setmap

查询14次 耗时0.109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