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400-671-2008

首页 » 艺术技巧 » 正文  

编导专业《百花深处》分析二——人物

百花深处 编导 发布时间:2017/04/25 浏览次数:1,346

人物分析

1、冯先生——似疯非疯 宽大的西装衫配上一条红色运动裤,瘦削的体形,红色T恤,黄色帽子,灰色外套。是冯先生的本剧中的造型,加上他的语言、神情以及动作,给我们呈现出一个疯子的典型形象。片中主人公出场装束本来就不是随便找了件衣服的。他头戴黄色帽子,身穿红色衣服,外面又披了一件土色外衣。我们稍加联想就会发现,紫禁城的皇宫建筑是黄色屋顶,大红的围墙。恰与男主角的服饰相似。这种相似绝不是巧合。男主角本身就被赋予了怀旧的符号。土色外衣值得玩味,它象征的是怀旧的古典的文化被现代生活的包围。男主角说话的娘娘腔也是引人瞩目的形象设置,娘娘腔很容易让我们想到的是封建王朝的太监,而太监也是古时曾有,如今已消失的事物。男主人公的娘娘腔提供给我们的暗示是,他仿佛是一个活在古代的人。

2、四名搬家公司人员 剧中另外主要人物是四位搬家公司的工人,是典型的普通大众的代表。开始他们与冯先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对家园有着浓厚的感情——面对传统建筑被毁而冷漠麻木;同时他们是势利的,为了金钱,他们“卖力”地配合一个疯子在小土丘上上演了一出搬家的戏。但是最后终究被冯先生感染,进行了反省和深思,望向大树的一方,他们放佛看到了传统的四合院以及过去的美好时光,从而引发深思,这正是本片的目的和寓意。

对比手法

在出车至搬运的过程中,影片运用了许多对比的手法。如出车途中冯先生对建设后充满现代化气息、代表着新北京的高架、扩宽的新马路满是陌生和疑惑,而当搬运车渐行渐远,来到拆迁区、来到荒芜的胡同时,冯先生却对周围的一切愈加熟悉起来。面对已成昔日之景的废墟,他的话越来越多、精神越来越亢奋,表情也越来越激动,对根本不存在的景致一一如数家珍。
还有无实物搬运时搬运工人的迷茫、逗笑,与冯先生的认真、执著形成对比。以及其背后表达出的旧文化的矜持、规范与新文化的实用、时尚之间价值观的对比、差异。而讽刺的却是:旧文化的代表,在这里确有一个饱受现代文明迫害而发疯的疯子进行代言。

影片从搬家开始,最初映入眼帘的是新家的情境。在阵阵鞭炮声中,崭新的大楼下是人们忙忙碌碌、却欢欢喜喜的搬家场景。搬家,这是一个暗藏隐喻的事件,他本身包含了一个由旧到新的历史转变过程,代表着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必须要面临的迁移或者新生。接下来随着镜头的辗转,一个破败的“旧家”慢慢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当搬家的汽车穿过七零八落的残垣断壁,停靠在一片空荡荡的拆迁工地上时,我们看到的只是一颗孤单到伫立在那里的老槐树。相对于整洁繁荣的“新家”,这里显然是一片破败和衰落。





foot_logo
二维码


Copyright © 2018 济南高新区博阳教育培训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鲁ICP备17006806 xmlmap setmap

查询14次 耗时0.109秒